门牙四儿

冬夏

更文了,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什么也没写,呵。呵呵。

————ヾ(●´∇`●)ノ哇~

冬天先生的忙碌算是告了一段落,因为老冬天先生让冬天先生的师哥回来了。

那是一个晚霞很漂亮的傍晚,师哥走进冬天先生的书房,毫不意外的看见冬天先生还在埋头苦干,把最新的一批交易的合约拟定好,确认与异族使节接洽的事,一直写啊写啊,直到师哥咳了一声。

冬天先生抬起头来,看着背光的师哥,看了好久,在看清来人后“砰”的一声推开椅子扑向师哥。

“师哥!”冬天先生埋进师哥的怀里还往里头钻了几下,才又抬起头来,“你怎么回来了?”。

师哥摸了摸冬天先生的头顶,笑眯眯的道:“我回来帮你处理华谷的事,让你安心的结婚。”

果不其然,怀里的人抬起头来一脸茫然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陷入了沉默。

“你还没准备好吗?都已经那么久了。”师哥哭笑不得的说。

“师爹怎么能这样啊。。。我都没怎么看过他。。”冬天先生撅起嘴,颇为不情愿的埋怨到,“我也没答应呢,就这么给弄起来了。”
师哥不说话了,他知道师傅为什么那么快就答应了这门亲事,也知道这对他和师傅养大的小师弟是好的决定,虽然略显仓促了些。

在外界看来,冬天先生是能力强悍的华谷谷主,不止掌管着冬季的一切,也同样有很强的灵力,在灵界里,他族和华谷维系着生意关系,纷纷向华谷交好,不仅仅是图利,更是忌惮冬天先生的力量。

所以当老冬天先生要退位让贤时,冬天先生虽然无论能力还是灵力都非常好,可以说是不二人选的了,可性格方面的问题却让老冬天先生犹豫了很久。最后,师哥用了好久才算是解决这个问题,而老冬天先生也带走能力也很强悍,而且会洗衣煮饭的师哥。

师哥这次回来,也不仅仅是帮冬天先生看着华谷,也是回来给他做心里建设的。

思路千回百转,其实也就一瞬间,师哥又揉了揉冬天先生的头,轻声问道:“吃了没?没吃和师哥一起出去吃。”冬天先生应声,把桌面上的文献合约都收拾了一下 就跟着师哥出门了。

师兄弟俩吃的很开心,至少冬天先生吃的很开心。至于师哥?小孩是自己养大的,抬根手指都知道小孩想干啥,自然把小孩喂的饱饱的。

当天晚上,师哥如同以往一般把冬天先生哄上床并一下下拍着他的背让他睡着后,便蓦地抬头说:“睡着了。”

一直躲在角落里的某人变探出头来:“真睡啦?”

师哥点点头,牵着他的手把人拉了出去,然后把门带上。

“小孩状况怎么样?”刚刚躲在角落里的人问道。“老样子,不过灵力好似又长了些。”师哥扶额叹气回道。“性子又倒回去了些,如果不是当时好好教了一番,怕是早露馅了。”师哥无奈又说了一句。

来人,也就是老冬天先生拍拍师哥的肩,叹道:“幸苦你了。”

老冬天先生其实看起来一点也不老 ,反而非常年轻。虽然不是冬天先生那种逼人的美貌,可也是清逸俊俏的的,看起来赏心悦目的一个美男子。老冬天先生也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凤髯,只是也没什么人知道这个名字,大家也就一直老冬天先生、老冬天先生的叫着。

凤髯沉默的看着师哥,又叹了口气 。

————分界线ヾ(●´∇`●)ノ哇~

冬天先生起床那会儿是天刚亮不久,一起床就看见有个长发飘飘的人影坐在床边注视着他,他原以为是师哥,转念一想不对,师哥头发没那么长,也会整齐的扎起来,他愣了一下,发现是他师爹。

冬天先生的表情瞬间复杂了起来,那么久没见,他是想师爹的,然而师爹随便决定他的婚事这件事也惹怒了冬天先生。他不是拒绝与夏天先生成亲,可就这么不经他同意就定下来,他就是再怎么无所谓,也是生气了的。

凤髯瞬间就尴尬了,他拍了拍冬天先生的头,问道:“小孩,还生师爹的气呢?”冬天先生木着一张脸看着他师爹,面无表情若有似无的点了一下头。

凤髯又尴尬了,他用哄三岁小孩般的语气柔声说道:“师爹错了不成?”

冬天先生眼角一挑,一脸“你难道没有错吗”的样子。凤髯无奈了,又轻着嗓子道:“师爹既然有了决定,那就是深思熟虑过了的,你是我养大的,自小便是捧心尖上疼着的,我还会把你推进火坑不成?”他顿了顿,又道:“你的情况有开始倒回去以前的趋势了,你自己有察觉吗?”

冬天先生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自身的力量最近开始有冲破控制的,蠢蠢欲动的感觉不是没有,现在又正值整个冬季寒气最盛的时期,他体内的灵力更是脱缰野马似的疯涨,老实说,他心里也是盼着师爹回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可是还是气啊!

冬天先生翻身越过凤髯下床,一个眼神也不给他师爹。

凤髯扯了扯嘴角,尴尬地帮冬天先生收拾起了床铺。

评论(2)